首 頁 資訊 博物志 市場 鑒賞 人物 古玩

                        首頁>收藏>資訊

                        南海子公園的前世今生

                        2022年01月11日 10:58  |  來源:人民政協報
                        分享到: 

                        一九八八年到一九九六年間,南海子公園的麋鹿群。(郭耕供圖)

                        李光熙

                        南海子公園位于今北京市大興區。大興區前身為古薊縣,為先秦燕國首置。金定都燕京后,更名大興縣,明洪武年間,大興縣署定址于今東城區大興胡同內,清康熙年間稱“天下首邑”。南海子公園有深厚的文化底蘊,與紫禁城和北京市西北的三山五園共同形成明清皇家文化重要的組成部分。

                        皇家獵苑

                        歷史上的南海子,曾是遼、金、元、明、清五個朝代的皇家獵苑,先后經歷了遼“捺缽”、金“春水”、元“下馬飛放泊”、明“南海子”、清“南苑”5個歷史時期,總面積約210平方公里。明朝大學士李東陽譽為“南囿秋風”,被列為燕京十景之一。這里留有晾鷹臺、德壽雙碑、海子行碑、昆侖石等眾多的歷史遺跡,還流傳著“雙柳樹”“望圍樓”“回城門”“麋角解說”“藏拙示仁”“打虎救駕”等許多軼事與傳說。

                        公元938年,遼得燕云十六州,定幽州為陪都?;孰匈F戚們每年初春至此,“縱鷹鶻捕鵝雁,晨出暮歸,春盡乃還”,時稱“春捺缽”。

                        1153年,海陵王下詔定都燕京。在此圈設“圍場”,狩獵習武。而后金章宗建造“建春宮”,以便巡幸休閑。

                        13世紀中期,元世祖忽必烈在燕京建元大都,定此地為皇家獵場。由于距皇城較近,乘快馬即至,于是便有了詩一般的名稱——“下馬飛放泊”。

                        明成祖定都北京后,稱此地為南海子,歷史上第一次宣布皇家專屬權,在苑內大興土木,建廡殿行宮,置官署衙門,設“海戶”千余守視。經過明朝的多次營建修繕,方圓百余里的南海子成為北京城南一座風光綺麗的皇家苑囿。

                        明朝大學士李東陽曾為南海子作詩《南囿秋風》——“秋隨萬馬嘶空至,曉送千騎拂地來。落雁遠驚云外浦,飛鷹欲下水邊臺?!弊源?,“南囿秋風”成為“燕京十景”之一。

                        清代,南海子更名為南苑。自順治起,為保持尚武之風,閱兵典禮三年一舉,南海子的殺虎臺、晾鷹臺都是大閱的主要場地。

                        1652年,順治帝在南海子舊衙門行宮接見了五世達賴喇嘛,頒賜金冊和金印。1785年,六世班禪進京,在南海子的德壽寺為七旬皇帝乾隆祈福祝壽,搭建了象征民族團結的絢麗彩橋……

                        一系列重大歷史事件的發生,使南海子儼然成為紫禁城外的又一政治中心。歷經“康、雍、乾”三朝,一座座宮殿、廟宇等著名建筑拔地而起,呈現出歷史上最為夢幻的風景畫卷。遼闊的濕地,一座座形狀各異的渡橋連接著遠遠近近的水泊、河岸。隱約中,亭臺樓閣倒映于波光靈動間,林間偶露的飛檐流角和紅柱黃瓦交相輝映,舊宮、新宮、南宮、團河行宮等行宮輝煌宏偉,尤其是團河行宮,遺址位于今大興區政府所在地以東4公里處,一片古柏森森、水清草美、坡崗起伏的特殊園林,當年被譽為“皇都第一行宮”,建于乾隆四十二年(1777年),占地500畝,是北京規模最大的行宮,也是乾隆年間建成的“江南園林”式行宮,最具代表性的為“團河八景”,即璇源堂、涵道齋、清懷堂、漪鑒軒、鏡虹亭、珠源寺、歸云岫、狎鷗房。團河行宮是乾隆皇帝興建的一座行宮,集中了皇家行宮建筑優點于一身。寧佑廟、德壽寺等八大寺廟晨鐘陣陣……歲月如梭,往事留痕。今天的北京依然鐫刻著當年皇家苑囿的印記,西紅門、大紅門、小紅門、羊坊等九座苑門和十三座角門的名稱仍被沿用,成為北京南城地理位置的重要標志。據史料記載,遼、金、元三代不計,自明永樂十二年(1414年)至清光緒二十九年(1903年),先后至少有15位皇帝來過南海子巡幸、狩獵、閱武、駐蹕,累計多達近200次。

                        生態變化的名片

                        南海子是永定河變遷的產物。每至雨季,河水時常漫溢成災??滴?、雍正、乾隆三代帝王在百余年間多次治理疏浚河道,使永定河下游的民生得到極大改善,整個大興地區也因此成為京師重要的產糧區。經過治理后的南海子更是水美物豐,盛產此地的南苑稻直供皇宮御用。

                        南海子曾經是北京城南最大的一片濕地,由于永定河千百年來不斷變遷河道而形成,泉源密布,四時不竭,生態系統完好,動植物資源十分豐富。肥美的自然條件使得南海子之中孕育著無限生機,這里可謂物華天寶,是中國特有的世界珍稀動物——麋鹿的故鄉,這些面似馬、角似鹿、蹄似牛、尾似驢,俗稱“四不像”的動物體態優美、性情溫順,自明成祖起就在南海子豢養繁衍。

                        1865年的秋天,法國博物學家、傳教士阿芒·大衛一臉風塵地在北京南郊進行動植物考察,當經過南苑皇家獵苑時,大衛從苑外土崗上無意向內窺視,發現了一群陌生的、樣子奇怪的動物……之后,大衛買通了南苑的看守,弄到兩張鹿皮和兩架鹿頭骨。他于1866年1月將這些標本運到法國巴黎自然歷史博物館,經動物學家米勒愛德華的鑒定,確認這是世界上從未發現過的新鹿種。按照動物學界的慣例,以“發現者”的名字定名為“大衛鹿”,從此,這種鹿因大衛的緣故紅極一時。

                        從1866年到1876年的10年間,英、法、德、比等國駐清使節和教會人士,通過明索暗購等種種手段,從北京南苑里先后弄走幾十頭麋鹿運回本國展覽。麋鹿由此從“養在深苑人未識”忽然“一舉成名天下知”了。19世紀末期,最后一群麋鹿流落到異國他鄉。1985年8月24日,它們終于結束漂泊海外將近一個世紀的流浪生涯,22頭麋鹿乘坐一架滿載著中英兩國人民友誼的飛機,從英國烏邦寺運抵當年南海子的核心地區,即今天60公頃的北京麋鹿研究中心。麋鹿滿懷濃濃的鄉情踏上了故園的土地,翻蹄亮掌,歡騰而來,逐漸消失在草場深處。

                        2008年北京成功舉辦奧運會后,開始實施城南行動計劃,在歷史上南海子公園核心區修建濕地郊野生態公園。如今,十多年時光過去了,南海子濕地郊野公園已經成為北京南城生態變化的名片,吸引著國內外游客,“昆侖雙柳”“晾鷹臺”“南囿秋風”等不斷講述千年滄海桑田的故事,在春夏秋冬的景色變化中,徜徉其中,人們感受到的是幸福與祥和。

                        (作者系北京市大興區政協委員)

                        《 人民政協報 》 ( 2022年01月06日   第 12 版)


                        編輯:陳姝延

                        關鍵詞: 行宮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被公侵犯的漂亮人妻篠田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