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資訊 對話 評論 產業 星語

                        首頁>影視>聚焦

                        111.12米的超越,底蘊和寄托就在于中國人的精氣神

                        2022年01月28日 10:42  |  作者:王彥  |  來源:文匯報
                        分享到: 

                        111.12米的超越,底蘊和寄托就在于中國人的精氣神

                        《超越》是第一部聚焦中國短道速滑專業隊的電視劇。制圖:李潔

                        冬奧題材重點電視劇《超越》正在總臺央視一套、東方衛視等熱播。年輕人實時追劇的評論里,“破防”是高頻詞。更有網友鄭重寫下:“短道速滑是載體,勵志和熱愛是表現,而《超越》的靈魂可以說得很大,是民族、家國的志氣?!?/p>

                        觀眾的感受與創作者的同頻。在接受專訪時,導演張曉波說,“《超越》是我導演生涯極其自豪也流淚最多的一部作品”。受傷的江宏吻別冰面,初出茅廬的陳冕抱病參加接力,還有在冰天雪地里用一生守著孩子們的吳教練……太多畫面與人,都曾讓他淚灑片場。對導演而言,從體育題材的“零經驗選手”到全情投入,主題創作的動力與魅力都在于真實的力量。真實的體育人與他們身上閃耀的精神,真實的中國冰雪運動發展史,都是《超越》引發共鳴、不斷出圈的硬通貨。

                        劇情過半時,中國3.46億人踏雪上冰的數據公布。這部為致敬北京冬奧會、為書寫中國短道速滑運動發展史、也為激勵今天青年行健致遠的作品,有了戲里戲外最動人的映照。就像張曉波說的,“《超越》的創作,底蘊和寄托就在于中國人的精氣神”。

                        寫真實的競技體育:在超越的升維中重解超越

                        《超越》是第一部聚焦中國短道速滑專業隊的電視劇。專業的短道競技場,勝負只在千分之一秒?,F實中的賽場反復制造著讓人屏息凝神或熱淚盈眶的場面,以此為據的創作還能往何處構建迷人的共情時刻?

                        故事以雙時空交叉敘事起筆,寫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黑龍江隊與2014年青島隊的年輕人們。舊時空里,鄭凱新、陳敬業、江宏三兄弟從“野冰場”的競技到國家隊的入場競爭,有人彎道超車,有人不甘平凡,有人意外受傷,有人無意間制造了隔閡。新時空下,陳冕上冰,父輩的故事雖沒有循環往復,但有兩道復雜難題,依舊找不到標準答案——天賦、汗水、隊友、時機、心理,短道速滑的必備選項里到底有沒有優先級?核心主力選手自強不息、幕后英雄厚德載物默默支撐,王牌之師的鍛造哪個才是中流砥柱?

                        “拍競技體育,根本也是在講人的故事”,不單純以絕對速度的遞進來表達超越,也不僅僅以爭金奪銀的結果來論超越,張曉波與整個劇組給出了競技體育題材的嶄新解題思路。導演說:“‘超越’不只是爭金奪銀的那一刻,它在111.12米的賽道內外周而復始著,個體的、集體的、時代的,競技的、內心的、人生層面的,可以不斷升維,它屬于每個經歷其中的人?!?/p>

                        帶著升維的超越視角再看雙時空。1998年冬奧會的隊內選拔賽,陳敬業從誓奪第一到領先時“讓位”,“為隊伍、為祖國”的大局觀超越了他的內心局限。始于2014年的陳冕短道之路,明線是“輪轉滑”選手的賽道突圍:青島隊的試訓人一路沖進了國家集訓隊,前途坦蕩。暗線則是“非天選之女”的一路拼搏、一路超越:追趕向北,為的是顛覆父親的偏見;反超羅竹君,是她用勤奮與汗水補足短板、超越自我的天道酬勤故事;而同嚴秀晶競逐,超越的支點是國家榮譽,又何嘗不是“自勝者強”。

                        塑真實的群像:在情感的同題映照中贏得情感共振

                        陳冕的成長軌跡上,父親陳敬業最早扶她上冰,是熱愛的啟蒙;“開心教練”鄭凱新為她重開短道之門,是理想的引路人;從青島隊到國家隊,后勤王媽、教練李貴民、澆冰師江宏,以及侯思源、徐朵朵、羅竹君等隊友,都是她逐夢路上的同行人。一路走來,或有不解有分歧,但終究在同心同德的國家榮譽、集體使命感召下,締結了拼搏與情感的共同體。

                        《超越》不是個人的頌歌,而是一支隊伍、一個國家冰雪運動的縮影?!扒捌趫F隊采訪了近百人,匯成60多萬字的素材,有太多觸動人心的故事。一項運動的發展,從來不只有冠軍的個人英雄主義,更多的是在熱愛中堅持、在傷病與無奈里始終不離不棄的故事?!痹趯а菘磥?,若把為中國短道速滑運動寫史看成劇作的內在訴求,那么“以情感塑人、以人寫史”才是真正的方法論。張曉波說:“我們用雙時空敘事,用情感的同題映照、人生的相似境遇營造兩個時空的無縫感,以此打開跨越時代的情感共振?!?/p>

                        于是觀眾看到,《超越》并非區隔地講述不同年代的故事,而是將三代人、兩代運動員的人生小傳穿插交融。陳敬業、鄭凱新、江宏三兄弟與陳冕、羅竹君、向北固然是兩代人,但在相仿的青春年紀,電視劇借雙時空的交替,將代際傳承娓娓道來。鄭凱新與陳冕有相似的“半路入行”經歷,卻也和羅竹君一樣都是曾恃才傲物的選手;陳敬業是黑龍江的隊長大哥,對應的新時空里就有青島隊的大師姐侯思源,他們的付出與無奈何其相似;還有江宏之于付聰或朵朵,為隊友喝彩、為他人做嫁衣,他們的競技之路或許無法謂之輝煌,但陪練、澆冰、磨冰刀甚至為隊友陪賽的他們,誰說不是英雄。

                        張曉波說,他對《超越》的期待之一,就是能讓今天的觀眾從一群鮮活的“人”身上,了解到中國短道速滑運動是幾代人的“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

                        反映真實的中國冰雪運動史:在時代的進程中書寫時代

                        舊時空里,陳敬業、鄭凱新、江宏在榮譽墻下一字排開練靜蹲。墻上,恩師吳慶紅的奪冠照片定格著一個事實:1982年,這位教練還是速度滑冰的一員驍將。1982年,距離短道速滑被列為冬奧會表演項目還有六年,距離中國第一枚冬奧金牌“零的突破”還有20年,距離北京冬奧會的舉辦還有40年。

                        《超越》給了吳慶紅教練濃墨重彩的一筆。因為物質條件有限的上世紀80年代,為了剛起步的中國短道速滑,多少教練與運動員摸著石頭過河。相比如今拼搏冬奧賽場的晚輩,他們的成績或許算不上石破天驚,但若沒有開拓者艱苦卓絕地筑就基石,就不會有后來人勇闖世界。也因為主創團隊在角色身上灌注了他們對上一代中國短道速滑人的致敬,比如七臺河短道速滑奠基人孟慶余教練?!皬纳鲜兰o80年代往后的40年,我們國家從參與冬奧會到冬奧賽場奪金,再到主辦冬奧會,那之中有前行者艱苦創業、扎實奮斗,有無數光環之外的人不計付出、無私奉獻,還有一代代教練與科研人員在實踐中創新、在科學中求實進取?!睆垥圆ㄕJ為,《超越》本身是一次在時代進程中寫史的創作過程。

                        時間倒回一年多前,劇組許多人尚不知短道速滑和速度滑冰的區別,一談及滑冰滑雪就想當然地認為“就是東北孩子”?!冻健穭撟鞯娜兆永?,“北冰南展”已是推進了多年的大背景,“帶動三億人上冰雪”的美景更在《超越》播出時得到了3.46億人踏雪上冰的最新統計認證。

                        “《超越》是立足于本世紀20年代的時代主題創作。它離不開近40年時間里,一代代中國短道速滑人同心同德的拼搏奮斗,離不開今天時代的主旋律?!睆垥圆ㄕf,《超越》的創作周期里,奧林匹克精神在“更高、更快、更強”之后加上了“更團結”;《超越》播出時,北京冬奧會“一起向未來”的宣傳語更是洞徹人心。在此意義上,《超越》為中國短道速滑運動發展寫傳,也為新時代中國人的精氣神寫傳。

                        編輯:黃文兵

                        關鍵詞:超越 短道 速滑 中國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被公侵犯的漂亮人妻篠田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