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頁 熱點背后 政協歷史 奇聞軼事 軍事歷史 口述歷史

                        首頁>春秋>奇聞軼事

                        《黃炎培日記》中的陳嘉庚

                        2022年08月11日 17:32  |  作者:董立功  |  來源:人民政協網
                        分享到: 

                        黃炎培與陳嘉庚都是我國著名的教育家、社會活動家。兩人都出生于19世紀70年代,都經歷了晚清、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面臨民族內憂外患,兩人都選擇用興辦教育來挽救民族危亡。

                        黃炎培有寫日記的習慣。黃炎培日記時間跨度長達50余年,字數累計700余萬。黃炎培日記中一共有40余處提到了陳嘉庚。這些記載是二人長達40余年深厚友誼的見證。

                        從相見到相識

                        黃炎培與陳嘉庚二人相識于1917年黃炎培南洋之行期間。當時陳嘉庚就意識到,黃炎培將來一定能對自己在國內的辦學活動提供支持。1917年8月出版的《教育與職業》雜志刊登了中華職業教育社的《永久特別社員姓氏錄》,陳嘉庚因捐“叻銀一萬元”而當選為永久特別社員?!吨腥A職業教育社章程》第七條規定,“凡一次納特別捐200元以上者為永久特別社員”。陳嘉庚所捐的叻銀一萬元遠超這一標準。陳嘉庚的慷慨之舉令黃炎培十分感動,二人從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1919年1月25日,黃炎培因為要替中華職業教育社征求特別贊助會員并考察僑民教育,再次前往南洋各地。2月7日,黃炎培抵達新加坡。甫一登岸,黃炎培即被陳嘉庚和周倬霖所派二人接至林義順處。之后數日,陳嘉庚的名字幾乎每天都出現在黃炎培日記中。據2月7日的《黃炎培日記》載:“在道南晤陳嘉庚,訪之于謙益號。與談中學事?!?月8日的《黃炎培日記》載:“晨,陳嘉庚同觀中學校舍、橡皮廠?!?/p>

                        黃炎培此次南洋之行長達兩個多月,于4月25日晨7時離開。不過,在黃炎培離開新加坡前,曾于4月21日、22日與陳嘉庚有過兩次長談。在這兩次長談之際,陳嘉庚向黃炎培透露,他即將回國在家鄉廈門創辦一所大學,并委托其幫忙物色師資。

                        從相識到相知

                        1919年7月23日,黃炎培按照他與陳嘉庚的約定來到廈門。黃炎培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晨六時抵埠,陳嘉庚遣人迎至陳氏祠相見。祠在浮嶼?!?/p>

                        在黃炎培抵廈的10天前,陳嘉庚就是在浮嶼的陳氏宗祠發表演說,說明他籌辦廈門大學的動機和經過。他當場宣布認捐開辦費100萬元和常年費300萬元,這個金額相當于他當時的所有資產。

                        黃炎培的到來給了陳嘉庚更大的辦學信心。7月23日上午,陳嘉庚把黃炎培帶到南普陀寺旁的演武場。當天中午,陳嘉庚向黃炎培暢談了他的辦學設想。據當天的《黃炎培日記》載:“午,與陳君談未來事,集美事,皆陳君延翻譯?!?/p>

                        當天下午,陳嘉庚將黃炎培帶至鼓浪嶼華僑富商黃奕住處。在黃奕住家吃過晚飯,陳嘉庚與黃炎培一起返回位于浮嶼的陳氏宗祠,二人又是一通暢談,直至晚上12時才依依惜別。

                        黃炎培這次一共在廈門停留了5天。停留期間,黃炎培與陳嘉庚可謂“形影不離”。7月25日,二人“觀通俗教育館,幼稚園,女學校?!?月26日夜,黃炎培“為陳君屢陳對于集美及未來大學之意見,至十二時三十分始畢?!?月27日,因為陳嘉庚要去漳州,二人才“共攝影于祠之庭”,依依不舍分別。

                        7月28日,黃炎培登船離廈赴滬。在途中,他寫下了著名的《陳嘉庚毀家興學記》,這篇文章后來被《東方雜志》《北京高師教育叢刊》等雜志廣泛轉載。

                        共為團結抗戰出力

                        1940年3月26日,陳嘉庚抵達重慶,開始了長達8個月的慰勞之旅。在重慶期間,陳嘉庚曾數次和黃炎培促膝長談。3月31日,陳嘉庚再次出現在了黃炎培的日記中:“午,雪艇、枚蓀招餐,晤見陳嘉庚、莊西言及譯者李君鐵民。四時,參政會茶會,聽嘉庚演說。自抗戰至廿八年底,南洋華僑捐款共二萬萬零五百萬元,僑胞每人財產捐2%?!?/p>

                        陳嘉庚對國共團結抗日問題極為關切。他說,國共若不幸破裂而內戰,則華僑公私匯款必將冷淡。陳嘉庚希望黃炎培以調解人之一的身份多多出力,推進國共和談。

                        1940年6月1日,陳嘉庚終于沖破重重阻撓,在延安楊家嶺見到了毛澤東、朱德等中共領袖。同一天,黃炎培向重慶國民政府建議由陳嘉庚來擔任“戰時公債勸募委員會”的副委員長,他在當天的日記中寫道:“訊孔庸之,請決推陳嘉庚為募債會副委員長?!?/p>

                        不過,后來擔任副委員長職務的并不是陳嘉庚,而是孔祥熙。

                        珍珠港事件爆發后,黃炎培惦記著尚在新加坡的陳嘉庚安危,立刻致電詢問情況。1942年1月15日,黃炎培收到了陳嘉庚的復電。他在日記里寫道:“得陳嘉庚新加坡復電。華僑抗敵動員會已組成?!?/p>

                        1942年2月1日,日本開始進攻。陳嘉庚不得不于2月3日逃離新加坡,黃炎培也隨即和陳嘉庚失去了聯系。直到新中國成立前夕,二人中斷的聯系才得以恢復。

                        黃炎培與陳嘉庚都是赤誠的愛國者。在晚清,他們都對國家主權淪喪和清政府的腐敗無能感到痛心。在民國,他們都對國家積貧積弱和國民政府的無能感到失望。在新中國,他們都積極為國家建設建言獻策。他們對國家和民族深沉的愛,是在同一歷史背景下形成的。他們二人的名字,將永遠銘刻在中國教育史的豐碑上。

                        (作者系集美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 

                        編輯:王慧文

                        關鍵詞:陳嘉庚 黃炎培


                        人民政協報政協號客戶端下載 >

                        相關新聞

                        被公侵犯的漂亮人妻篠田优